致  辭

發  言

[更多成果]
  • 太虛法師(1889——1947),俗姓呂,名淦森,出家后,法名唯心,字太虛,浙江崇德(今并桐鄉)人。幼年父母俱亡,家貧體弱。少年 ...[詳細]
  •  五十歲的時候,嘗試寫過五十以前自傳,序云:“文友、學生、信徒要我寫自傳,早已是多年多人的事 ...[詳細]

大事簡述

太虛大師一生的宏偉成就,一是創辦僧伽教育,培養人才;二是弘揚佛教文化,倡導人生佛教,奠定了人間佛教的理論基礎。從20世紀20年代后期開始,太虛大師針對明清以來傳統佛教的積弊,提倡以重視人生和改善人生為基礎的人生佛教,為此而奮斗了一生。此后直至今天近百年間,太虛大師的佛教思想,一直影響著中國乃至世界的佛教界。

孤貧的少年(16歲之前)

太虛大師祖上世代務農,父親呂駿發年少時到海寧縣長安鎮上從泥水匠張其仁學手藝,十多年后,娶張家幼女為妻,婚后住張家。光緒十五年(1889)12月18日(公歷1890年1月8日),太虛大師生于長安鎮。第二年秋,年僅28歲的父親便去世了。5歲時,母親改嫁,從此,便依外祖母寄居于離長安鎮三里的大隱庵。其間一度從小舅張子綱就讀私塾,但因體弱多病,時學時輟。九歲時,他跟外祖母去安徽九華山進香,途經平望小九華寺、鎮江金山寺瞻禮,后又跟去浙江普陀山以及寧波天童、育王、靈峰諸名剎。13歲時,被送到長安鎮上的沈震泰百貨商店當學徒,一年后因病退業,15歲時又到另一家朱萬裕百貨商店當學徒,終因體弱不堪,未能安心學習。太虛大師的少年時光孤苦而貧弱,他也時常憧憬佛門的自在生活。

出家于蘇州木瀆滸墅鄉(16歲開始)

光緒三十年(1904)4月初,16歲的他借故離長安,離開了10多年來一直相依為命的外祖母,決定去普陀山出家。途中輾轉抵平望,散步鶯脰湖邊的小九華寺,猛憶9歲時隨外祖母入寺晉香。宿緣契合,因入寺求度。士達監院允之,攜往蘇州木瀆滸墅鄉某小廟為之剃度,法名唯心。太虛大師后來自述最初出家的動機“還是仙佛不分,想得神通而出家”。那年9、10月間,士達攜其往鎮海拜見師祖奘年老和尚,奘年為立表字“太虛”。奘年見其有瘧疾,便為求醫藥,病漸愈。11月間又攜其往寧波天童寺,從名僧寄禪(敬安)受大戒,從此便成為一名正式僧人。隨后寄禪介紹太虛去寧波永豐寺從歧昌法師學經,2年間,先后學《法華》、《楞嚴》等經,并閱《指月錄》、《高僧傳》等書。歧昌善詩文,太虛也從其學習詩文,其時也與圓瑛相識,并訂盟約。

游學各地與熱心政治(19歲開始)

此后, 太虛即游學于江浙及廣東等地,或聽講,或閱藏,對于佛教教理的理解日深。其間,除從寄禪等人受學外,還從諦閑于寧波七塔寺聽講天臺講義。宣統元年(1909),太虛還去南京就學于楊文會先生創辦的衹洹精舍,學習了半年。

青年時期的太虛, 思想非?;鈐?, 熱心政治。當時, 除學佛典外,還閱讀托爾斯泰、巴枯寧、蒲魯東、克魯泡特金以至馬克思等人的著作,以及康有為的《大同書》、嚴復譯的《天演論》、譚嗣同的《新民叢報》等書刊。宣統二年(1910)年,太虛隨革命僧棲云等南下廣州,還與革命黨人相往還。1911年3月,廣州起義失敗后,他因《吊黃花崗》詩而險遭不測。

民國元年(1912),孫中山先生就職臨時大總統,太虛因社會黨人介紹,晉謁孫總統,孫令秘書馬君武接談,以佛教協進會事得以贊可。太虛先后籌組過佛學精舍、佛教協進會、佛教弘誓會等組織,還曾參加過民國二年(1913)3月間成立于上海的中華佛教總會的工作,就在這一年初,八指頭陀寄禪大師因為各地占奪寺產北上請愿而不幸示寂于北京法源寺,太虛大師在上海靜安寺八指頭陀追悼會上演說三種革命以抒悲憤,這就是佛教的組織革命、財產革命、學理革命,引起震動。

閉關潛修三年(1914——1917)

太虛大師一度熱心政治, 民國初年, 還參加“ 中華民國統一黨”。后幾經挫折,尤其是佛教協進會等受挫,對佛教頗抱悲觀,大有離心之勢。光復以來的政治,也多未愜人意。到了1914年7月間,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他目睹時艱,對佛法救世的力量也發生懷疑。經過一番反省,決定到普陀山閉關,1914年10月正式掩關于普陀山之錫麟禪院,印光法師來為封關,題關房為“ 遁無悶廬” , 自署曰“ 昧盦” 。從此, 謝絕俗緣, 一心修持,坐禪、禮佛、閱讀、寫作,如此三年,其間除研習臺、賢、禪、凈、三論各宗著述以及《楞嚴》、《起信》等經論外,尤專心于《楞伽》、《深密》、《成唯識論》等維識系經論。此外,也閱讀嚴復譯作和章太炎等人的文章。

1917年春,太虛“出關”。不久,乃作第一次經由臺灣的短期旅日之行,此為太虛首次出國游化。

成立“覺社”,創刊《覺社叢書》和《海潮音》(1918——1920)

1918年8月間,經與章太炎、蔣作賓、陳元白、張季直等人商定,在上海創立“覺社”,發表《覺社宣言》,以出版圖書、編發叢刊、宣傳佛學思想為主要任務,這是太虛參加組建佛教社團之始。同年11月《覺社叢書》創刊,太虛親任主編。“覺社”的成立,《叢書》的出版, 是太虛針對中外政局的苦迫,國內思潮之雜亂,而發起此佛化覺世新運動。

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其時,《管理寺廟條例》又重行布告施行,太虛隨竹溪等北上請愿。在京期間,他與胡適、林宰平、梁漱溟、黎錦熙等人交往。1919年12月間,《覺社叢書》已出版5期,適大慈購得西湖南之凈梵院,從事潛修。太虛決定結束上海的覺社,改《覺書》為《海潮音》月刊。1920年2月《海潮音》正式于杭州創刊,稱“海潮音非他,就是人海思潮的覺音。”它的宗旨是:“發揚大乘佛法真義,應導現代人心正思。”《海潮音》創刊以來,至今仍在臺灣出版發行,為我國歷史上歷史悠久、影響深遠的佛學刊物。在杭州期間,太虛還與康有為等相往還。

試圖整理僧伽制度(1915——1920)

自出家以來, 太虛大師目睹明清以來傳統佛教的積弊,佛教寺院衰落,一心致力于寺僧制度的改革。1915年(民國四年)冬,尚在閉關的太虛寫出了著名的《整理僧伽制度論》,正式提出了他有關改革僧制的設想。當時,佛教寺院的現狀是:較小寺院, 基于剃度制度而形成的師徒關系;大的叢林,基于傳法制度而形成的法派關系。這兩者,實際上是一種宗教化了的宗法制度。太虛主張改變這兩種制度,寺院財產應為佛教所公有,這樣便可利用財力,舉辦佛教的各種文化、教育事業。太虛的改革主張,遭到了佛教內部的反對。后來,他也深感這種改革實難實行,到了1920年5、6月間,太虛無奈地宣布停止改革“僧制”的宣傳,發布了《人工與佛學之新僧化》和《唐代禪宗和社會思潮》,提倡效法唐代百丈懷海禪師的那種“ 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寓禪于農的“農禪”遺風,這對后世佛教也影響深遠。1921年新春,太虛大師鑒于僧寺內外交困,實為佛教復興之礙,乃唱“僧自治說”。3月接任西湖凈慈寺住持后,欲憑借禪林,實現理想之改建,為佛教樹新模。后因舊勢力抵制,凈慈寺僧制改革實踐亦受挫。

南北講經(1920——1926)

自1920 年以后, 太虛大師不斷應邀到南北各地講經活動,在此之前,主要在江浙一帶。前后曾赴湘、鄂、皖、贛、粵、陜、滬以及北京等地宣講佛法。1920年5月,太虛應邀去武昌講《大乘起信論》,講經參用演講方式,開佛門新例,聽眾甚盛。7月,南下廣州講經,因粵桂戰事起,又赴香港,于名園講佛學,開香港宣講佛學之風。后再度至武昌講經,軍政商學名流執弟子者眾,武漢學佛之風于是大盛。1921年9月間,太虛第二次到北京廣濟寺講《法華經》,歷時2月,聽眾中有蔣維喬、胡瑞霖、林宰平等名流,法會中,平政院長夏壽康等數百人從太虛皈依,成佛教徒,可見當時法會之盛。此后,太虛又多次到北京講經,特別是1925年3月和1926年8月的兩次在中央公園社稷壇的講經法會,尤為隆重,聽眾數千人,不少名流及日、英、德等外國友人,也來聽講?;岜夏戲?,總統徐世昌特頒贈“南屏正覺”的匾額,并派專人送往杭州凈慈寺。

太虛四出講經,信眾日廣,聲望日隆。

創辦佛學院(1922年起)

鑒于僧制改革的愿望一時難以實現,太虛決定以創辦佛學院以培育僧才。從1922年起,他先后創辦或協辦了武昌佛學院、閩南佛學院、柏林佛學院(1930年,北京)和漢藏教理院(1 9 3 2年,重慶,1 9 4 5年又在西安創建了巴利三藏院),其中尤以武院和漢院的影響最大。武昌佛學院籌創于1922年3月,9月1日舉行開學典禮,此為中國近現代佛教史上有正式的綜合性佛學院之始,創辦之初,曾由梁啟超任第一任董事長,太虛任院長。廈門閩南佛學院創辦于1925年,由常惺法師始建,后由太虛任院長,又成為太虛大師教育事業的中心。這些佛學院先后培養了一大批僧才,近幾十年來,佛教僧侶中不少較有學問者,大多出自這些佛學院,而這些學僧,也大多成了宣揚佛學的骨干力量。受其影響,當時許多有較大規模的寺院,也紛紛辦起了各種不同名目的佛學院,一時形成了一種新風尚。太虛大師在創辦佛教僧教育方面,確是開了風氣之先,在中國近現代佛教史上產生了巨大而深遠的影響。

世界佛教運動的開展(1924——1928)

太虛大師在全國各地講經,提倡改革僧制,首創佛學院,培養僧才,均開當時風氣之先。不但如此,他的弘法視野,早已拓展到世界各地,以倡議成立“世界佛教聯合會”和“世界佛學苑”為載體,太虛大師著手開展世界佛教運動。

1924年7月13日,由太虛大師發起, 在廬山召開“ 世界佛教聯合會”,出席會議的除中國代表太虛、常惺、李政綱等十余人外,還有日本、英、法、德、芬等國的代表多人,會上確定了第二年在日本召開“東亞佛教大會”。這是太虛正式開展世界佛教運動之始。

1925年10月,“東亞佛教大會”在日本召開,太虛以中華佛教代表團團長身份率領由26人組成的代表團,從上海前往日本,受到日本佛教界及廣大信眾的熱烈歡迎。早在1917年太虛曾首次赴日本游化,著有《東瀛采真錄》。8年之后,因參加“東亞佛教大會”,會后太虛在日本進行20多天的訪問,與日本佛教界進行了廣泛接觸。

1928 年, 太虛大師游化歐美時,在法國,借座巴黎東方博物館召開會議,商談發起創辦“世界佛學苑”,宗旨是“昌明佛學,陶鑄文化,增進人生之?;?,達成世界之安樂。”并商定“世界佛學苑”通訊處法國設在東方博物館,中國設在南京毗廬寺。太虛當即支付五千法郎作為籌備經費。后來又分別在英國倫敦、美國芝加哥和德國福朗福特3處,增設了通訊處。實際上,“世界佛學苑”因各種原因沒有正式成立,但“世苑”這個名義, 卻沿用了下來, 如柏林教理院、漢藏教理院和巴利三藏院,前面均冠以“世界佛學苑”。而武院后來也改成“世苑圖書館。”

弘法歐美諸國,佛學西播

弘化歐美, 是太虛大師開展世界佛教運動的一個重要切入點,實際上從1925年開始,他便有了打算,經過幾年的醞釀和準備,終于在1928年得以實現。這一年,太虛40歲。8月11日,太虛偕翻譯鄭太樸、趙壽人,乘外輪從上海出發,開始了他的歐美之行。途徑香港、西貢、星洲、科倫坡、蘇伊士運河,進入地中海,航行月余,于9月14日到達法國馬賽,次日晨抵巴黎,正式開始對法、英、比、德、美等國的訪問活動。

在法國, 訪問文化團體, 會晤伯希和等各界名流,并有“世界佛學苑”的發起。在英國,因蔡元培介紹,與大哲學家羅素會晤暢談佛學與哲學;訪英之后又訪比利時。在德國,除了廣泛接觸名流、學者,進行訪問、講學活動之外,還同留德學生晤談。在美國,訪問了紐約、華盛頓、芝加哥、舊金山等外,還參觀了國會圖書館,應邀到一些大學講演,同旅美學者晏陽初等晤談。1929年4月3日。太虛大師離開美國,于4月2 9日晨回到上海,結束了這次歷時7個多月的歐美之行,訪問了2個大陸的5個國家,佛學西播,影響甚大,太虛大師有《寰游記》。

佛教訪問團,弘法緬、印、錫

抗戰爆發后,國民黨政府為了爭取國際上的同情和支持,擬通過佛教這一渠道,同南亞各國增進交往,于是有了組織佛教訪問團的發起。

1939年8、9月間,決定由政府聘請太虛擔任訪問團團長,撥給經費,以佛教界自動組織的名義成立訪問團,出訪緬甸、印度、錫蘭(斯里蘭卡)等國。行前,為商定事宜,太虛大師去重慶晉見了蔣介石,又拜會行政院長孔祥熙、教育部長陳立夫等人。隨后,飛赴昆明。

11月14 日, 太虛率團離開昆明,開始了南亞之行。他們取道滇緬公路,經畹町,入緬甸,受到當地僧人及各界人士的熱烈歡迎。在緬期間,太虛與緬朝野以及佛教領袖晤談,朝拜大金塔等佛教名勝,更在各種場合發表演說,宣揚佛教,宣傳中國的抗日運動。

1940年1月9日結束歷時月余對緬甸的訪問赴印度,開展在印度的各種訪問、講學活動。1月17日,國際大學舉行隆重集會,熱烈歡迎訪問團,80高齡的泰戈爾親任大會主席。此后的幾天,在國際大學中國學院院長譚云山等陪同,參觀當地佛教圣地勝跡。期間,尼赫魯兩次前來訪晤太虛大師并長談。后訪問團又游覽了恒河,訪問拘尸那、波羅奈、舍衛城以及在尼泊爾境內的釋迦誕生處毗尼園等勝地遺跡。2月1 2日,應邀去西恭會晤甘地。2月21日結束40天的訪印活動,離印赴錫。

2月2 4日到達科倫坡,受到當地官方及僧俗各界的盛大歡迎。在錫期間,除參加各種歡迎集會外,還參觀了佛教大學和寺院以及各地的佛教勝地。3月23日,訪問團在錫蘭政府首腦親自歡送下,離開科倫坡,經新加坡、西貢,到達河內,5月4日由河內乘機回到昆明,歷時5個月的出訪活動結束。

太虛于1940年4月21日回到重慶,受到隆重的歡迎。5月下旬,國際反侵略運動中國分會、中國國民外交協會、中國文化協會、中國佛學會等50多個團體,舉行盛大的聯合歡迎會,盛贊太虛一行出訪成功。太虛這次出訪,帶回了法物及紀念品共約500多件,最珍貴的是全部貝葉巴利文藏經,回到縉云山漢藏教理院后,專辟一室陳列,供人參觀。

愛國愛教,舍身抗日(1931——1947)

1931 年, “ 九一八” 事變爆發,日本侵入東三省,國難日深。身處佛門的太虛,沒有置身事外,表現出強烈的愛國情懷,接連發表文章,振臂高呼,呼吁和平,反對戰爭,抗戰弘法的愛國和尚,就這樣旗幟鮮明地寫在了那一段艱難曲折的抗戰史上。

一是應對九一八事變, 太虛發表《為沈陽事件告臺灣朝鮮日本四千萬佛教民眾書》。太虛大聲疾呼, 希望日本民眾及其受殖民統治的臺灣、朝鮮的佛教民眾,迅速聯合起來, 反抗日本軍閥、政客,阻止戰爭。二是1932年3月,日本軍國主義一手導演的偽滿洲國成立,太虛作《因遼滬事件為中日策安?!?,再次大聲疾呼。三是應對“經咒救國”論,太虛發表《論時事新報所謂‘經咒救國’》,對當時社會上風行宣稱設壇誦經、持咒救國的“宣傳”進行了有力的回應。四是“七七”事變后,太虛隨即致電日本佛教聯合會及日本全體佛教徒,再次呼吁日本軍政當局停止一切軍事行動,還中日兩國和平。

一場民族浩劫已難避免, 太虛又以“中國佛學會理事長”的名義電告全國佛教徒(即《為國難電告全國佛徒》),呼吁全國各地佛學會、中國佛教會、各省縣佛教會、各正信會、居士林、佛學機關、佛教團體及各叢林寺庵四眾同人,迅速行動起來,團結抗戰。提出:“茲值我國或東亞或全球大難臨頭,我等均應本佛慈悲:一、懇切修持佛法,以祈禱侵略國止息兇暴,克保人類和平。二、于政府統一指揮之下,準備奮勇護國。三、練習后防工作,如救護傷兵,收容難民,掩埋死亡,灌輸民眾防空防毒等戰時常識諸項。各各隨宜盡力為要!”

自1931年九一八事變爆發,到1937年七七事變,太虛先后8次致電日本佛教界,呼吁佛教徒共同攜手遏止民族災難,表明中國佛教徒愛護和平的信念,使作為“新佛教領袖”的太虛,又多了一個“抗日華僧”的身份。在佛法的無我慈悲與佛教徒的民族感情之間,太虛的不二選擇,只能義無反顧地走上抗戰救國、共赴國難的弘法之路。1939年11月太虛大師率領佛教訪問團出訪南亞諸國,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宣傳抗日,爭取國際支持。

在整個抗戰期間, 太虛經常到川、滇、黔等西南地區,宣揚佛教、宣傳抗戰。由于他的杰出貢獻,抗戰勝利后,國民黨政府授予太虛“勝利勛章”。

抗戰勝利后,太虛于1946年4月間,從重慶回到南京,不久又回到上海,繼又往來江、浙各地講學,創辦了“ 覺群社” 和《覺群》周刊,親任社長。1947年3月17日,因患腦溢血,救治無效圓寂于上海玉佛寺,終年59歲。

3月1 9日,在上海玉佛寺舉行悼念活動,與會者3000多人。5月25日在南京毗廬寺舉行全國性的追悼會,南京政府各部會代表、全國佛教界代表1000多人參加,有挽聯、詩5000多件。6月6日,南京政府頒發“褒揚令”,稱:“釋太虛,精研哲理,志行清超!……”

太虛一生著述甚富,有印順大師編《太虛大師全書》達700萬字存世。

在中華民族波瀾壯闊的抗戰史上,有一位桐鄉人,憑著一顆菩薩心腸、一腔愛國情懷、一份護生責任,奔走呼號,宣傳抗戰。因為抗戰有功,1946年元旦,他被國民政府授予“抗戰勝利勛章”。他,便是太虛大師。

太虛大師的抗日之旅,自1928年5月已然開 ...[詳細]

  • 8月18日至19日,中國佛教協會在佛教名山彌勒道場寧波雪竇山舉辦系列紀念活動,緬懷太虛大師一生卓越功德,弘揚“人間佛教”思想。
    1
  • 18日上午,太虛大師圓寂70周年紀念大會上舉行《人間佛教思想文庫》叢書發布與贈送儀式。
    2
  • 18日上午,“人間潮音”太虛大師思想行誼圖片展在浙江佛學院舉行知行樓舉行剪彩儀式。
    3
  • 學誠會長在講話中表示,太虛大師是我國近現代佛教改革的倡導者。太虛大師首倡的“人間佛教”思想在中國海峽兩岸,以及海外華人佛教界產生了深遠重大的影響。
    4
  • 蔣堅永副局長在講話中指出,太虛法師是應時而生的引領中國佛教走向新生的杰出高僧,開啟了現代中國佛教發展的方向,是當代中國“人間佛教”思想的重要遺產。
    5
  • 8月18日上午,為紀念太虛大師圓寂70周年,由中國佛教協會主辦的紀念太虛大師圓寂70周年傳供大典在位于浙江奉化雪竇山太虛講寺的太虛紀念堂隆重舉行。
    6
  • 中國佛教協會會長學誠法師,副會長道慈法師、心澄法師、正慈法師、宗性法師、則悟法師,與臺灣法鼓山住持果東法師、香港寶蓮禪寺住持凈因法師等境內外高僧大德共同主法。
    7
  • 學誠會長在傳供大典拈香主法。
    8
  • 108種精妙供品,傳遞至太虛大師紀念堂內,由主法法師敬獻陳放于供壇之上。
    9
  • 學誠會長與蔣堅永副局長參觀太虛大師思想行誼圖片展。
    10
  • 與會法師滿懷對太虛大師行誼的無限景仰之情,在圖片展駐足流連。
    11
  • 太虛大師思想國際學術研討會上,來自國外的專家學者認真積極地參與研討。
    12
  • 太虛大師思想國際學術研討會上,與會嘉賓全神貫注聆聽發言。
    13
  • 太虛大師思想國際學術研討會上,與會專家學者深入進行各議題學術研討。
    14
  • 19日上午,太虛大師思想國際學術研討會在浙江佛學院圓滿閉幕。
    15

 

 

主辦單位:中國佛教協會      京ICP備12007476號

網站電話: 010-66151270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阜成門內大街25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7285號

 

轩辕传奇手游战力排行